艺术

王芳芳:我只能通过微薄的绘画语言发声,请关爱偏远山区的女孩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19-12-11 我要评论

老师对不起,不用辛苦的给我找资助人了,我打算退学,是我心甘情愿退学的,我弟弟需要上学我们家只有一个男孩,我想出去打工赚钱供我弟弟完成学业。 这是一个学生对我说的

老师对不起,不用辛苦的给我找资助人了,我打算退学,是我心甘情愿退学的,我弟弟需要上学我们家只有一个男孩,我想出去打工赚钱供我弟弟完成学业。

这是一个学生对我说的话,她是一个女孩子,我去过她家,孩子父亲很早就去世了,家里妈妈给当地石油队里做饭养家糊口。孩子家在县城郊区租了一口窑洞,日子过得非常清贫,我给孩子找过一个资助人最后资助人中断了对她的资助,我打算重新找,希望孩子可以继续完成学业。

王芳芳:我只能通过微薄的绘画语言发声,请关爱偏远山区的女孩

 

王芳芳绘画《悬崖》

孩子要退学非常坚定,孩子的姐姐也是这样退学的,姐姐初中毕业不久后出去打工很早就结婚生子,日子过的依旧艰辛。我问孩子你是否愿意重复姐姐的命运,你难道就不考虑自己的前途,就这样为了弟弟很早的辍学,如果经过我们共同努力不仅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也可以改变家里的生活。

孩子说她等不了那么久,弟弟还小,妈妈非常辛苦,她是愿意做出牺牲的。我让她再考虑考虑,不要着急做出决定,我给她和弟弟继续找资助人,希望可以做出改变。孩子当时答应了,当我再去教室上课的时候,她的座位是空的,我望着那个空着的桌子回想起她经常坐在那里对我微笑。心里有说不出的心痛和自责,我问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如果她是男孩命运是否可以得到改变,仅仅就因为她是女孩子就应该对命运做出让步?我又开始责怪她对我的不信任,感觉她抛弃了我,种种想法在脑海中打转。

 

王芳芳:我只能通过微薄的绘画语言发声,请关爱偏远山区的女孩

 

王芳芳绘画《我也有梦想》

在我的支教过程中发生过几个这样的例子,家庭困难的姐姐主动辍学为了让弟弟完成学业,在她们心里弟弟是全家的希望。尤其是偏远的山区,男尊女卑的思想根深蒂固,一个家庭如果第一个是女孩他们会顽强的一直到生下男孩为止,他们认为家里没有男孩在全村人面前抬不起头。女孩子受到家里人观念的影响,感觉她们来到这个世界就是一个牺牲品,她们对自己的性别是没有选择的,只能心甘情愿的去接受。

每当我想起这件事情,内心就像针扎一样痛,感觉呼吸困难。当一个女孩子不是因为爱来到这个世间,从小就对自己的性别产生自卑感,由于年龄小又生活在这样封建的家庭教育环境中,她们从来都没有考虑过自己也是一个正真的人。面对这种根深蒂固的思想我是束手无策的,我开始怀疑自己所做的一切是否有意义,我到底能改变什么,面对她们我变得无能为力。

 

王芳芳:我只能通过微薄的绘画语言发声,请关爱偏远山区的女孩

 

王芳芳绘画《希望》

其实真正的平等不是贫富差距而是人格平等,每个人来到这个世界都是一个独一无二的生命体。当一个生命刚落地的时候我们就给她贴一个卑贱的标签,想想她们今后的人生。有可能她们为了撕掉这无形的标签付出终身的代价,这是多么残忍的事情。我只能用绘画的语言诉说着内心的挣扎,我还能做什么?

 

王芳芳:我只能通过微薄的绘画语言发声,请关爱偏远山区的女孩

 

王芳芳绘画《救赎》

在我的绘画中画的最多就是女孩儿,她们挣扎,恐惧,无奈,我只能通过自己微薄的绘画语言发声。请关爱一下偏远山区的女孩,因为她们未来也是母亲,希望她们不要再把这种封建思想传递给下一代,如果她们未来生下女孩,她们的下一代是否还要重复母亲的命运?


 

王芳芳:我只能通过微薄的绘画语言发声,请关爱偏远山区的女孩

 

王芳芳,1981年出生于延安,公益画家,自然美术教育研究者,绿色江河环保志愿者。从职业画家到公益画家的转变过程中把绘画,环保,教育三者相结合的方式用于公益事业。她曾在陕北,重庆,西藏做过10年山区美术教育。曾出版公益环保绘本《最美的舞会》,青藏线环保景观地图绘本《跟着动物去拉萨》。绘画作品曾登《亚洲周刊》,绘画作品曾在北京798展览,曾在突尼斯大使馆做中突文化交流展览等。人物形象登于《教师》杂志封面人物,公益形象登于《时尚芭莎》《瑞丽》等时尚杂志等,获得“金牌老师”称号。公益事迹受到社会各界媒体报道,延安电视台,陕西电视台《超级老师》,山东影视《一张照片》,中央电视台《新闻周刊》人物专访等。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王芳芳:你说我的画是儿童画,我就说你无知

    王芳芳:你说我的画是儿童画,我就说你无知

  • 赵家铁壶”通过一项国家专利

    赵家铁壶”通过一项国家专利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