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康

我报名,我年轻有两个姐

字号+ 作者:赵国喜 来源:豫网 2020-03-01 我要评论

【 豫网 讯 】 吴亚君是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儿科一名护士,是科室的开心果。实际上她还有很多称号:小吴、吴宝宝、小胖妮等等。她是一名90后,家中姊妹3个,她是最小的,像

  豫网吴亚君是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儿科一名护士,是科室的开心果。实际上她还有很多称号:小吴、吴宝宝、小胖妮等等。她是一名90后,家中姊妹3个,她是最小的,像所有的中国家庭一样,甚得父母疼爱,尽管今年都28了,上下班年近70岁的爸爸也会接送。每次吴爸爸来接时都会早早到科室等着,下班时她会先从监护室探出头叫“老吴”、“老头”、“爸爸”,花样百出,爸爸就会笑的看不到了眼睛,等闺女换了衣服一起回家。  

  

  她上班时间还不足5年,入科后被分配到新生儿科工作,可能刚上岗时也经历了一番兵荒马乱,但她肯吃苦,肯学习,很快便得心应手。虽说还是个未婚的小姑娘,但照顾起新生宝宝却毫不含糊,不管多闹腾的孩子,到她班上便“服服帖帖”,该吃吃,该睡睡。个别孩子生病时特别爱哭,她便长时间抱着他,轻轻地拍着,给他们放着歌曲,宝宝们就会慢慢的安静下来。她自己也说:自从来NICU上班后,手机里下载了好多儿歌。正是因为她的努力,她很快成为了科室的骨干,被医院破格外派学习,发展成为预备党员。但她还是一如既往的工作着,每当科室有危重患儿需要上呼吸机,碰到抽血、扎针困难时,需要她来加班,不管白天、黑夜,一个电话她就会来,从不抱怨。  

  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期间,得知需要去支援,她第一个报名,说:“我是预备党员,我年轻,我有两个姐姐。”言外之意不言而喻。2月9日她成为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第二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半夜接到通知电话没有一丝犹豫,简单收拾后便到医院集合,却只告诉爸妈是去医院发热门诊。出发前的气氛有点凝重,大家红着眼睛不知道该说啥,这个快人快语的小姑娘却开始调动大家情绪:“哎,长这么大还没坐过飞机呢,怪好哩,可以公款体验一下了。”一下子让气氛活跃起来。

  抵达武汉后为了做好防护,建议把长发剃去,她没有犹豫,第一个去剃头,一个正是年青爱美的年纪,不知道看到自己美丽的长发落地的真实心情是什么样,却还拍的照片调侃:“不知道这样还能不能找到男朋友,但听说来武汉援助的国家包分配男朋友!”

  在方舱病区,每班6小时,加上穿脱隔离衣需要2小时,每个班需8小时,在这期间不能吃、喝、上厕所。为了能更好的工作,她一般提前4-6小时开始不喝水,但她从来没诉过苦。每次别人问她情况,她都说:“好着呢!吃的好、睡的好!”但我们知道她并不好,可能因为水土不服,也可能因为情绪紧张,刚开始去到武汉的几天她每次吃完饭便拉肚子,不到10天时间便瘦了8斤。

  郑州市九院院领导去援鄂同志家里慰问,吴妈妈接到电话后赶快给她打电话:“你是不是去武汉了?”“她不慌不忙的说我报名了。心理却在自言自语地说谁还不是父母的小宝贝,但国难当头她选择了出征!”

  这个已经不胖的小胖妞,这个一见面就要“抱抱”的宝宝,这个上班老爱跟我后面“徐老师、徐老师”不停叫的小美护,这个背后骂我“糟老婆子坏的很”的烦人精,虽然目前还没有给你物色到男朋友,但我还是热切的盼你归队!(徐慧香)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老年人的“怦然心动”并不是找回了年轻时心跳的感觉

    老年人的“怦然心动”并不是找回了年轻时心跳的感觉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