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六)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20-02-01 我要评论

焦起周似乎明白武桂兰的心思,有事无事,隔三差五些要来安口村看看她。遇到头疼脑热,或推拿、扎针什么的三两下就让病人见轻。嗬!安口村人若有病,就到武桂兰家找焦起周:

 

焦起周似乎明白武桂兰的心思,有事无事,隔三差五些要来安口村看看她。遇到头疼脑热,或推拿、扎针什么的三两下就让病人见轻。嗬!安口村人若有病,就到武桂兰家找焦起周:

“那医生今儿个没来?”武桂兰肯定地说:

“不用着急,一会儿他就来啦!”

村里人索性守在武家等,果然让武桂兰说个准,焦起周真的来了。

武桂兰是个有心人,跟焦起周熟了,免不了问些治病方面的小知识。焦起周一一告给她,姑娘牢牢记在心里。

有次扎针,桂兰问:“这叫什么穴位?”焦起周指点说:

“这叫合谷,这叫气海,这叫足三里。在足三里穴扎针治肚子疼最有效,只要用针准确,一针即可疼痛立止。”

“就这么快?”“嗯!”

焦起周又教给武桂兰“四君子汤”、“小柴胡汤”等简单药方,桂兰点头说记住了。焦起周下次再问,果然没忘,不由对她产生了几分倾慕:

“行,你的脑筋真好使。”桂兰说:

“净记些药名有啥用,见了药不认识,药性也不清楚。用药如用兵,用对了不得了,用错了了不得。你们当医生的真不简单,花花草草就把病治好了。”

焦起周谦虚地说:

“其实也没啥, 只要钻进去,学起来也快,学医和做庄家活一样,当个一般的庄稼汉容易,做个好庄稼汉不简单。同样种地,有的亩产三、五百斤,有的亩产却达八、九百斤。现在我只是个一般医生,差那些名大夫远着哩!”

武桂兰不同意焦起周的说法:

“叫我看,你已经了不起了!就说我这病吧,多少人看过了,不顶事,可自从遇到你,我这病一天一样。你比咱们县里的名大夫还强哩!”

焦起周连忙制止道:

“可不能这么说,我是瞎猫逮了个死老鼠,碰着啦。再换个王桂兰或李桂兰,就不一定能见效 了。我治病与你配合有关系,首先你相信我,又积极配合,两方用力,病就好得快了。”

“治病的学问还这么深?”

“这里头有好多因素, 好像一条索链一样,不论哪一环节破了,套不住,就出问题。

“你真会打比方,又是庄稼汉,又是索链的,再难懂的道理让你这么一说,都好懂了。”

“在省城上学时,我们带方剂的老师讲课时就爱打比方,深入浅出,生动形象,我最爱听他的课。我这属照葫苦画瓢跟他学的呀!"

“名师出高徒。”

“师的确是名师,徒不一定是高徒。说实话,我这点儿本领,还差着十万八千里远哩!"

焦起周是平陆县常乐镇车村人,生于1933年。共和国诞生那一年,已过了入学年龄的焦起周才背起书包上学。焦起周家境不好,弟兄五个,他排行老二,至于上学的事,起初他连想也不敢想。看到人家娃娃背起小书包,他心痒难耐,缠着父亲要上学。父亲不由分说给了他两个巴掌:

“家里穷得都快揭不开锅了,哪有钱供你上学?”焦起周含泪说:

“我不要爹的钱,我砍柴挣学费。”父亲还是不同意:

“念书有啥用,我一个字不识,还不是照样过日子,养活全家老小?”

焦起周软缠硬磨:

“可人家娃都去了呀!”

“人家是人家,你是你,若嫌这个家不好,给人家当娃去!"

焦起周说不过蛮横的父亲,溜到一边暗暗垂泪。做母亲的心疼儿子,劝丈夫说:

“娃想去就让娃去,识字总比不识字强。咱家出个识文断字的,换换门风也好。”

“那,上就上吧,去了好好念书,不许调皮捣蛋,要不就不让你念了

能得到父亲的恩准,焦起周满足得不得了,上学读书格外用功。他空余时间又迷上了武术,练了一手好拳脚,常做些打抱不平的事,深得同学拥戴。

一九五六年, 初中毕业以后,焦起周考进山西省太原市第一卫生学校(后更名为太原职工医学院,是现在山西中医学院的前身)中专医师班。走学医这条路,实际上是焦起周的父亲为儿子选择的。该考学校了,焦起周当然忘不了征求父亲的意见。他思谋半响,没头没脑地叫着焦起周的乳名问:

“引丹,有学医生的学校没有?”

“有”。

“就考那吧,叫我看当个医生挺吃香,前几天我去看病,那医生牛皮的尿劲儿能气死人。你学会看病,我有个头疼脑热的就不求人啦!我看了,没有不得病的人,医生老有事干,吃香的,喝辣的,人家送来的好东西你吃不了,我和你娘也能吃,就当医生吧!”

庄稼人是很讲究实际的。

焦起周听了父亲的话,倒不全在乎他讲的那些理由。他生长在山区,知道山村缺医少药之苦, 多少个本来可以挽救的生命被葬送了。假如能学个好医生,就可以为山区的乡亲解决这些实际问题了。他是大山的儿子,应当为大山母亲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入校以后,从山沟里钻出来的焦起周格外用功,成为班里数一数二的好学生。三年后,焦起周以优异的成绩毕业,没回到大山里,他被分配到汾西矿务局南关医院。

又过三年,就到了众所周知的“三年自然灾害”的第二年。

这时候,城里头物价飞涨。人们所说的“七级工,八级工,顶不住农民一捆葱” 指的就是这个时期。于是,城里的干部、工人积极响应党的号召,一批批向农村流去, 对焦起周这号有一技之长的人,当时的政策是走也可,留也可。

焦起周想起了多病的母亲,想起缺医少药的家乡,他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回乡之路。焦起周在外学医三年,又当医生三年,成为家乡不可多得的人才。一回家,村干部就请他去村卫生所,焦起周痛快地答应了。凭着学校学到的扎实的基础知识,再加上年轻人刻苦钻研的劲头,焦起周很快出了名,四邻八乡都去请他治病。

就这样,他终于结识了武桂兰,生活道路有了重大改变。(杜峻晓)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七)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七)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五)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五)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四)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四)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三)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三)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