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七)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20-02-18 我要评论

武桂兰的身体天天强壮起来, 她和焦起周的感情与日俱增。那时的农村,青年男女之间,即使心里有这么档子事,哪敢开诚布公地挑明。自由恋爱的新名词还没飞到边远的山村。虽

 

武桂兰的身体一天天强壮起来, 她和焦起周的感情与日俱增。那时的农村,青年男女之间,即使心里有这么档子事,哪敢开诚布公地挑明。自由恋爱的新名词还没飞到边远的山村。虽然焦起周是大城市回来的人,可他没敢往那上头想。为人家看病便娶人家为妻,是否有点太那个了,怪难为情的。

武桂兰患病之初,曾有人给桂兰妈出主意:

“把二姑娘许了人吧,结过婚,冲冲喜就好了。”

山村里不知何时兴起冲喜的规矩。晋南农村有早婚习惯,十六七岁不定婚,足够令人侧目,好事者暗里猜测:

“这姑娘怕是有啥不能生养的毛病吧?”

桂兰妈把冲喜的话讲给女儿,桂兰哭着说:

“娘,别听人家乱嚼舌根子,你的女儿你还不了解呀,我害的不是那病。”

桂兰妈左右拿不定主意,心里乱糟糟的,既然女儿不同意,便决定不再提说此事了。

至于武桂兰找婆家的事,那阵子说啥话的都有。有的说:

“娶这么个病秧子,不是没病找病吗?娶老婆为的干活,她不能干活还得花钱,谁养活得起?除非家里开银行!”

还有的说:

“桂兰娘心疼女儿疼得不是地方,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老大不小的,还要攒到啥时候,恐怕得扎老女坟啦!"

也有的看上武桂兰脸模子漂亮,一心一意托人说媒。武桂兰绷着个脸,翻来复去讲的同一意思的话:

“我这病在我家尽心治还治不好哩,到了别人家,谁能象爹妈一样疼我怜我呢?结过婚只能死快些,谁想让我快死,就把我娶走吧!”

听桂兰这番话, 并非没有道理,再看她那病病歪歪的模样儿,当红娘的全吓跑了。于是没有人再敢登门提亲。武双印一家人的心就此死去,只好等女儿病愈后再找合适的人家。

眼看武桂兰重又恢复健康,她的婚姻,又成为父母的心事。本村及邻村与桂兰年龄相当的后生早已娶妻生子,余下的要么家庭条件太差,要么本人条件太次,想寻个各方面都合适的实在不容易。真是愁了这头愁那头,武双印夫妇又愁眉不展了。

世上的事,说麻烦也麻烦,说简单也简单。

焦起周和武桂兰来来往往, 早有人看在了眼里。这就是焦起周的姑姑。自从焦起周与桂兰姑娘好上,姑姑先自高兴,她有心成全这门婚事, 而且揣摩着一牵线准成。

那日,姑姑和表弟来到焦起周家,先扯了阵闲话,又叫着起周的小名问:

“引丹,你看桂兰姑娘咋样?”

焦起周不知姑姑葫芦里卖的啥药,直来直去说:

“那还用问嘛,方圆的人都说好,你又不是不知道。”

“照你看呢?”

“当然好啦!”

姑姑又说:

“我想给桂兰瞅个婆家,你说她那身子骨行么?”焦起周的心“咚咚咚”一阵乱跳,沉了沉说:

“现在恢复得差不离了,往后会有啥反复,恐怕无人敢担保。

姑姑嗔怪地说:

“就问你现在,谁还让你担保百年不成?”

焦起周忐忑不安地说:

“不知姑姑要把桂兰介绍到哪里,能说给我吗?”

姑姑与表弟相对一笑,表弟装个鬼脸:

“看把你憨的,介绍给谁?介绍给你,要不要?”

焦起周没有思想准备,脸扑地一下红到耳根:

“别开玩笑,这不可能。”

表弟正色道:

“和你说正经话哩,谁跟你开玩笑?”

姑姑喜眉笑眼地望着焦起周,看他有什么反应。焦起周自言自语地说:

“这,这不太合适吧?因为我刚给人家桂兰看好病,有人会说咱当初就存心不良。”

姑姑说:

“这你放心,人家桂兰心里明镜儿似的,能不知道你是什么人?”

焦起周眼里射出兴奋的光芒:

“这么说,桂兰心里也有我?”

姑姑挖了侄儿一指头:

“憨娃,人家女子的心眼可比你的细多哩!”

自从武桂兰听说焦起周还是单身汉,就留心观察这位大哥哥的一言行了,天赐良缘,一切让她满意。她决定嫁给焦起周。

 

 

1963年6月,焦起周和武桂兰结了婚。

新婚之夜,闹洞房的人尽数散去,俩人在土炕上相对而坐,摇曳的煤油灯将一对有情人的羞态映得半隐半显。沉默良久,焦起周抓起武桂兰的手,轻轻摩挲着,率先打破甜蜜的沉寂。

“桂兰?”

“嗯?”

武桂兰拾起头,望了焦起周-眼,很快又腼腆地低下头,把自己的手从焦起周汗湿的手中抽出来,不好意思地抚弄着手指甲。

焦起周鼓足勇气,大胆地搂住武桂兰的肩膀:

“天下 那么多的好小伙子你不嫁,咋就相中我焦起周?”

“嗯?”

又是一个“嗯”,武桂兰笑意盈盈,美目流转,故作没听清楚焦起周在说什么。其实,她正在思考如何回答心上人的提问更合适些。

焦起周把刚才说过的话又重复了一遍,显得非常耐心。

“哦?”

武桂兰一双凤眼眨巴着, 轻轻咬住下嘴唇,那张本来就姣美的脸庞愈发显得妩媚动人。

“天下的好小伙子是不少,可在我心里只有你。”

“我哪儿好?”

“心肠好!”

“不不,你瞎说。”

焦起周头摇得象拨浪鼓,他认为新娘的说法太抽象,太牵强附会了。

“实话实说了吧,你是感激我,因为我治好了你的病。”

“是呀,我当然感激你了,你给了我新的生命。”武桂兰表情严肃地说:“可感激并不一定非嫁给你,还能够通过别的方式,比如可以给你钱,或者送你值钱的东西。所以说,我嫁给你并不是为了纯粹的感激。”

“还为的啥?”

焦起周穷追不舍,总想问个水落石出。他俩虽说心心相印,可此前从未有过单独相处、尽情谈笑的机会。

武桂兰扑哧笑了,凑在焦起周耳朵边轻轻说:

“为了你好,为了我好,还为了咱俩都好!”

姑娘口中的热气把焦起周的耳孔吹得好生痒痒。焦起周开心地大笑起来。武桂兰忙掩住新郎的嘴,示意他家人尚未睡熟,免得引起大家笑话。

亲热够了,武桂兰说:

“起周,有件事我想对你说一声。”

焦起周还没见过武桂兰这么严肃的表情,略显不安地问:

“桂兰,什么事,你说吧,只要我焦起周能办得到的, 即使上刀山下火海也在所不辞。”

“不要你上刀山,更不要你下火海,对你来说,这件事轻而易举就可以办到,只要花费些时间就行。”

焦起周悬着心放下了,他已猜到武桂兰想说什么,却又不肯捅破这层窗户纸。

“桂兰,说吧,只要是你说的话,我没有不答应的。”

“从今以后,你得好好教我学医!”武桂兰一字一顿,显得很坚决。

“你干什么不好,偏要跟我学这?对喽,你是想夫唱妇随哟!"

焦起周知道武桂兰的迫切心情,故意用言语激她。

“起周!”

武桂兰从未这般响亮地喊过焦起周的名字:

“我是给你说心里话,你不理解我的心情,我生病的日子,碰到那些束手无策的医生,心里就想,如果我死了,算一了百了,一旦缓过这口气来,往后非学个好医生不可。健康人不理解病人的痛苦,我是过来人,感受太深了。当我吃了你开的第一付退烧药,浑身感到松快的时候,恨不能当着你叫声爷爷,这是真话,不骗你!那工夫,我活象一个行路人黑夜里迷失方向,东碰一下,西撞一头,总走不出黑暗去,依靠你的帮助,我总算跳出苦海。可我不能好了伤疤忘了痛,因为还有人害病,还有好多人在黑暗里摸索。我要挽救他们,就象你挽救我一样。答应我,我要跟你学医!”

“学医,这句话说说容易,可你要做好吃苦的准备!”

“那么多的苦药我都吃过了,再大的苦我也能吃得了。”

“那得先行拜师礼呀!”,

武桂兰娇羞地一笑,猛然投人焦起周坚实有力的怀抱……

豆粒状的煤油灯焰结锈变暗,似乎也不忍打扰这对有情人的欢娱。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八)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八)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六)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六)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五)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五)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四)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四)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