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八)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20-02-18 我要评论

武桂兰跟焦起周学医,不仅肯用功,而且善动脑,因此长进较快。武桂兰从未迈过医校的正式门槛,短缺的是中医基础知识,焦起周先从这方面抓起。他循循善诱地对妻子说: 想学

     武桂兰跟焦起周学医,不仅肯用功,而且善动脑,因此长进较快。武桂兰从未迈过医校的正式门槛,短缺的是中医基础知识,焦起周先从这方面抓起。他循循善诱地对妻子说:
      “想学个好医生不必急于求成,慢慢来,象盖楼房一样,先打好基础。基础打牢靠,不仅可以盖出高层楼房,而且容易产生新的突破。基础关必须过好,否则要进步很困难。”
      武桂兰若有所悟地点点头,从此在焦起周的指导下,加强基础知识学习,她把焦起周在学校读过的《中药学》教材翻出来细嚼慢咽,遇到读不懂的地方,便向丈夫请教。焦起周结合临床患者辅导武桂兰学习中医,看病时带上武桂兰,自己诊断后,再让武桂兰诊断一遍,开出的药方,一一
解释给武桂兰听。比如为什么应当这样用药,不应当那样用。武桂兰全记在心里。
      武桂兰是从与疾病搏斗中走过来的,对照书本内容,结合自身感受用心揣摩,体会更深刻。没多久,常见的一般性疾病,武桂兰便可动手。
      有一次来了个男人找焦起周,进门就说:
     “医生,不得了啦,我老婆得了怪病,整天躺在炕上,头不抬,眼不睁,一会说见了这个鬼, 过会儿又说见了那个神,我家里人都说她是鬼附了身,请巫婆安祭安祭就会好。谁知道巫婆安祭了三天,屁事不顶。昨天晚上,她稀里糊涂地叫叫这个人名,唤唤那个人名,你猜怎么着?她叫唤的那些人全是我们村里早不在世上的人。我们全家急得没办法,想请你给看看。”
      焦起周自言自语地说:
      “这病是有些怪,但绝不是你们说的什么野鬼附身,一定是外界的何种原因加上患者本身的因素造成的。”
      焦起周背起药包:
      “桂兰,咱们一起去看看吧!”       
      患者丈夫拦住武桂兰道:
      “你不必去了,怪害怕的。  ”
      武桂兰头一扬:
      “怕啥?胆小鬼还能当医生?”
      焦起周和武桂兰赶到患者家,女患者正裹着被子狂叫玉皇大帝、观世音菩萨,屋当心站了一堆人,有烧香的,有下跪的,那阵势仿佛玉皇大帝已降临人间。几个老年人特迷信,指指戳戳说:
      “这媳妇往后不保就成了神的人,替神传话,替神办事。咱们邻村原来也有这么个人,大病了些日子,后来就会看病了。”
       焦起周和武桂兰从人堆里挤过去,伸出三个手指为患者号脉。患者尖声叫道:
       “阎王爷,你是阎王爷吧,想拉我去阴曹地府呀,我不去,我不跟鬼在一 起!我是神,天上的神,知道吗?”。
       焦起周看完,武桂兰又上去号了一遍脉,两个人对望一眼,焦起周说:
      “你看是怎么回事?”
       武桂兰说:“我看是气血攻心导致患者神志昏迷,胡言乱语,你说呢?”
      “我说也是。”
       武桂兰唤过患者的丈夫:
       “你讲讲她得病前后的经过吧!”男人说:
       “讲起来简单,为上地里下柿子的事我跟她吵了一架,她骂我,我气坏了,扇了她两巴掌,后来她就哭了,不吃不喝,躺在炕上睡觉,叫都叫不起。晚间开始胡说八道,吓得我不轻。”
       “还有什么与病有关的情况么?”
       “没有了。”
       “再想想。”
         男人拍拍脑袋:
          ”与我吵架前两天她来了月经,鬼附身后,月经没有了。“
        “唔,这就对了,是逆血攻心,患者不省人事,狂言乱语。”
        男人担心地问:“有办法治吗?”
        武桂兰肯定的说:
        “办法是有,但你必须保证以后再不惹她生气了。”
        焦起周听武桂兰说得那么坚决,眼里流露出诧异的目光:
        “你真有办法?”
        武桂兰笑笑,用笔在纸上开了个药方:
        麝香二分、朱砂一钱、远志一钱、甘草一钱、柴胡二钱、桔梗二钱、茯神二钱、木香五分、水煎服。
        另用茯苓八分、茯神八分、远志六分、朱砂三钱、猪心一个,稀粥为丸如桐子大,用金银花汤送下。
        武桂兰开完方剂,嘱咐患者丈夫照方抓药,服完药有什么情况,再来找她。
        回家路上,焦起周说:
         “你多会儿学的这一招, 我这当老师的怎么不知道呀?”武桂兰撒娇说: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为什么非你知道不可?”
         “我是说我看这病还得费番思考,你不加思索写了出来,别是得了仙人真传吧!”
         “这是我看来的一个偏方,适当变了几味药,管不管用不晓得。”
         焦起周不加思索地说:
         “那方子真有几分道理,让我想马上还想不出来呢!”武桂兰与焦起周说笑一路, 回到家里,等着来自患者那边的消息。
         第三天,男人领着梳洗得干干净净的媳妇来了,进门先鞠一躬:
         “感谢,感谢二位妙手回春。”
         武桂兰兴奋得两颊绯红,问女人:
        “你真的好啦?”
        “可不,好啦,喝你药喝好的,我孩子他爹说是你开的药。你年龄比我们小,可比我们出息多了。
         男人说:
        “有志不在年高,无志空活百岁,谁象你这吃了屙、屙了吃的造粪机器呢!”
         女人生气得白了男人一眼:
         “你好你好!”
         武桂兰从旁插上嘴:
        “你怎么又惹她生气了,以后犯了病,我们可不管啦!”男人嘿嘿一笑:
        “我和她逗着玩呢!”
         武桂兰旗开得胜,学医的劲头更足了。(杜峻晓 著)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九)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九)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七)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七)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六)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六)

  •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五)

    一部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连载五)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