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连载二十四: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20-11-08 我要评论

焦武夫妇被认了个干儿子,且逐渐升级成女婿,同时为自己的家庭埋下了祸根(下) 不久后,焦最婵在自己的抽屉里发现了郝武长的求爱信。她已经到了嫁人的年龄,也该有个人家

焦武夫妇被认了个干儿子,且逐渐升级成女婿,同时为自己的家庭埋下了祸根(下)

    不久后,焦最婵在自己的抽屉里发现了郝武长的求爱信。她已经到了嫁人的年龄,也该有个人家了。但郝武长并非她的意中人。
    焦最婵觉得他有意在自己眼前表现,毫无来由地与自己套近乎。有次闲谈,郝武长讲起了自个儿小时候的事。他说,一次与人打架, 他发了狠心,操起棍子把对方的胳膊打折了。从那以后,他的恶名出去了,没有人再敢招惹他。
    郝武长讲得十分轻松,可焦最婵不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不善言谈的焦最婵更不言语了,默默地想 : 这人怎么如此心狠手毒 ?
    郝武长道 :
    “婵,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焦最婵蓦然抬起头,冒出一句 :
    “我什么也没想。”
    郝武长说 :
    “你一定想我的心好狠,咋就那样打人呢 ? 其实我的心可好可软了,这你以后就会知道的。但我这个人的眼里揉不进半点沙子,谁要把我惹火了,我会得理不让人的。这就叫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
    郝武长两片薄唇不住抖动,说起来一串一溜的。
    焦最婵未敢吱声,站起来独自走了。
    郝武长急忙追上来 :
    “婵,你怎么啦 ?”
    “没怎么。”
    “你好像不高兴 ?”
    “不,我有点不舒服。”
    “哪里不舒服 ?”
    郝武长说着抢上一步,去摸婵的额头,看烧不烧。
    焦最婵忙退后几步,躲开郝武长 :
    “我不喜欢你动手动脚的。”
    郝武长不以为然地说 :
    “真是个老封建,一点儿不像年轻人。”
    然后讪讪地退到一边,摸出一支烟抽起来。
    焦最婵说 :“以后与我接触,记着规矩点。”
    郝武长却似乎胸有成竹地说 :
    “我是真心喜欢你,还要娶你哩 ! 不信,回家问你父母。”
    焦最婵万没料到,郝武长之所以如此明目张胆地向她发起爱情攻势,是因为早已得到自己父母的应允。因为当她回家将郝武长的话告诉父母,并申明自己不喜欢郝武长时,父母却给她做起了思想工作。母亲说,武长这娃聪明能干,我看可以考虑。父亲说得更深刻,武长一分钱没花,咱为他看好了病,他日后能对你不好 ?
    虽然焦安国当时也反对姐姐这桩婚事,可在父母的左说右劝下,过分善良的焦最婵没了主意,稀里糊涂应下了这门亲事。
    婚后,郝武长称呼焦氏夫妇由原来的干妈干爸改口为妈和爸,自然亲近一层。焦氏夫妇不把女婿当外人,有好饭让吃,有重活让干,翁婿之间处得十分融洽。
    郝武长到底本性难移,与焦最婵组成家庭便认为大功告成,万事大吉。现在,他即使有任何过错,焦氏夫妇不容忍也得容忍。
     姓郝的本不是勤快人,如今躺在温柔乡里,更做起温柔之梦。他没有以前那么勤快了,常常日上三竿不晓得起床。焦起周瞌睡少,早早起来扫地抹洗,起先他尚能忍受郝武长的懒惰,时间一长,难免唠唠叨叨 :
    “找了个女婿请来神啦,还得放在神牌位桌上供着。”
    老泰山的话郝武长不是没有听见,只是身上那根懒筋抽得死活不想钻出被窝。焦最婵见父亲的脸色不好看,连忙催促郝武长快起。郝武长哼哼几声,翻个身,又睡沉了。
    锅里的饭热了又凉,凉了又热。焦起周实在忍不住,站在郝武长窗前大声吆喝 :
    “懒虫,还不起呀,睁眼看看啥时辰了,等人往你嘴里喂饭哪 !”
    郝武长不吱声,慢腾腾地爬起来,懒洋洋地打呵欠,仿佛焦起周说的是别人,不是他。
    武桂兰天生不爱惹事,劝丈夫道 :
    “不要老嚷他,说多了就皮啦 ! 做人全靠自觉。
    一个女婿娃子,撕破脸皮以后就不好办了。犯不着为他生恁大的气。”
    焦起周对武桂兰一向言听计从,这回他却另有见解 :
    “并非我难说话,年轻人瞌睡多,可这大面上要过得去。咱们正处于创业时期,得过一段艰苦日子,像他这号好吃懒做的东西,刚结婚就这样,往后还能好得了 ? 这里又不是养老院,不乐意呆就滚回去。”
    武桂兰皱着眉头道 :
    “那婵怎么办 ? 你也要为她想一想,总不能让女儿跟着一块去吧 ? 即使去了,大老远的,你能放心 ? 唉 !结到一条蔓子上,好歹将就着算啦 !”
    焦起周将就不下去,遇到郝武长发懒,他还是忍不住要嚷嚷。郝武长已经看透焦起周的两下本事 : 黔之驴似的叫几声,尥两个蹶子,以前赶走我容易,现在不行了,扎下根啦 ! 焦起周再嚷,郝武长立刻不热不冷地接住声 :
    “哎哟,池塘里水干啦 !”
    焦起周不是聋子,晓得郝武长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立时接上火 :
    “你说啥,你说啥 ?”
    郝武长兀自嘴硬 :
    “没说啥,不就是池里没水了,蛤蟆叫唤么 !”
    “你,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狗东西 !”
    焦起周气得脸色煞白,讲不出话来。
    郝武长戏谑道 :
    “你才是周扒皮,压迫长工,半夜鸡叫,扰得人不能安宁。”
    焦起周的肚皮差点气炸:
    “你睁圆狗眼瞧瞧,这是半夜 ? 不愿意在这儿呆就滚 !”
    郝武长歪着脖子,像斗架的公鸡 :
    “想让我走,本人偏不走。不是不走,不到时候,到走的时候,你拦都拦不住。”
    郝武长扭身走进他住的那间小屋,“啪”地一声把怒气冲冲的焦起周晾在门外。老实厚道的焦起周治不住郝武长,冲着女儿大发脾气 :
    “最婵,你给我滚 ! 领着那懒鬼一起滚。 从今天起,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你没我这个周扒皮父亲。”
    焦最婵流着眼泪,搬出铺盖睡到病房里,郝武长想拉拉不住。
    两天里头,焦最婵不理郝武长,焦氏夫妇也不搭理他。没人催他起床,没人喊他吃饭,郝武长又回到了陕南时的光景。他思来想去,照这么下去不会有好结果的。于是,使用他常用的手法写了封检讨信,送到焦起周手里,痛哭流涕地检讨错误,表示今后一定改正。
    检讨信是这样写的 :
    亲爱的爸爸、妈妈 :
    我知道我犯了错误,不可饶书 ( 恕 ) 的错误。我把爸爸气得够枪 ( 呛 )。 我从来没见爸爸发过这么大的火。爸爸是世界上第一大好人,谁如果与他合不来,那么这个人的问题大得很了。我真混,缺少教养,不懂礼貌,不知道尊敬老人,在医院病人中造成极坏影响。现在我已经认识了个人的错误是严重的,今后再不敢了。如有重犯,请爸爸妈妈严征 ( 惩 ),武长毫无半点怨言。请二老原谅我 !
    不孝婿郝武长
    x年x月x日
    郝武长虽低头服软,但焦起周仍怒气未消。武桂兰宽慰丈夫道 :
    “算啦算啦,他若死不认错,你扛着他抡去 ? 不是冤家不聚头,这都是命中注定的。只要他对婵儿好,咱俩受点委屈算啥 ?”
    焦起周听了妻子的话,只好把难咽的气咽到肚子里,饶过了郝武长。
    翁婿重归于好。     (作者:杜峻晓)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连载二十五: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二十五: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 连载二十三: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二十三: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 连载二十二: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二十二: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 连载二十一: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二十一: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