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连载二十八: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20-12-12 我要评论

《山西日报》全文转发武桂兰的读者来信,她反映的情况同时受到行署专员的重视和关切 焦氏夫妇双双回到下古堆村,精神饱满,面带喜色。 焦安国对焦最婵说道 : 姐,我猜咱妈

《山西日报》全文转发武桂兰的“读者来信”,她反映的情况同时受到行署专员的重视和关切

连载二十八: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焦氏夫妇双双回到下古堆村,精神饱满,面带喜色。

焦安国对焦最婵说道 :

“姐,我猜咱妈这次去运城收获一准不小,说不定这场官司能打赢呢 ?”

焦最婵喜滋滋地说 :

“我想也是 !”

焦安国对武桂兰道 :

“妈,你把你们在运城上访的情况讲讲,让我们也高兴高兴。”

武桂兰向丈夫示意:

“你给孩子们讲吧 !”

焦起周不推辞,就把怎样到运城,在地委信访办公室见到谁,是怎样说的,到地区卫生局又见到谁,又是怎样说的,完后在哪里过的夜,详细述说一遍。

焦安国为妈妈爸爸上访顺利深感高兴,又为母亲舍不得花钱住旅店而生气,抱怨道 :

“妈,你身体弱,舍不得吃,舍不得喝,连个舒服觉都舍不得睡。往后再出门,我们可要为你担心了。”

武桂兰嘿嘿笑道 :

“担啥心 ? 我又不是三岁小孩,自己会照顾自己。我想住得舒服点,吃得香美点,可钱在哪儿 ? 为交五百元罚款,咱们家的东西都卖光了,一家人的吃喝穿戴,

哪里不用钱 ? 我受点苦没关系你们还年轻,正是做人的时候,绝不能叫你们几个受委屈。眼看快过年了,你们的新衣服半件都还没做哩 !”

焦安国嚷嚷道 :

“我不要新衣服,要做先给妈妈和爸爸做。最芳,你要不要 ?”

焦最芳是焦安国的妹妹,1985 年刚满十四岁,正是爱穿爱戴的花季年龄。她努努小嘴,撒娇说 :

“我要,爸爸妈妈都要!”

满屋子的人都笑了。焦最婵微微笑道 :

“妈妈真是苦命。小时候害病,病好后学医,经历了那么多痛苦,偏偏又碰到那几个坏蛋与她作对,想搞点事业都搞不成。我们姐妹几个要孝顺父母,可不能让

父母再为咱们操心了。”

焦安国话中有话地说 :

“姐,你只要办好自己的事,不惹爸妈生气就行,更高的不敢要求。”

郝武长知道这话是对他讲的,没敢反驳,讪讪地提起茶壶去炉子上坐水。

转眼间就要过 1986 年元旦了。山里的气温骤然下降,滴水成冰。武桂兰上访的事仍没有结果,她想前途黯淡,事业无着落,免不了愁眉不展,唉声叹气。

这一日,焦安国从矿上回来了,进门便嚷 :

“妈,让我吃块糖,我为你带来了好消息 !”

武桂兰激动不起来 :

“安儿,咱家的日子平淡无奇,有啥好消息 ?”

焦安国眉飞色舞道 :

“妈,你看这是什么 ?”

武桂兰瞟了一眼儿子手中扬着的报纸,淡淡地说 :

“《山西日报》。”

焦安国奇怪妈妈为什么反应如此迟钝,她应当记得给报纸写过信的呀 !

“不错,这不是一张普通的《山西日报》,它刊登了我妈妈武桂兰写的读者来信 ! 妈,你看呐!”

武桂兰眼睛一亮,从凳子上弹了起来 :

“真的 ? 快让妈妈看。”

《山西日报》原文刊登了武桂兰写的信。她迅速浏览一遍,仔细再看一遍,接连看了三遍。武桂兰激动得有点头晕。她扶着床板轻轻坐下来,自言自语道 :

“这下有希望了,这下有希望了 ! 有报纸为我们讲话,为我们撑腰,出头的日子不远啦 !”

焦起周比武桂兰更激动,他抢过报纸,一字一句放声念。念着念着,两行泪水顺着他的双颊像两只小虫儿似的嗤溜儿爬,一直爬进嘴里。这是辛酸的泪,激动的

泪,令人回味的泪呀 !

为庆祝《山西日报》发表武桂兰的信,焦起周骑车跑了十几里远,割了一斤肉,为全家改善生活。

这顿饭吃得真香 !

元旦过后,焦氏夫妇背着干粮来到运城,查看上访结果。

已经来过一次,熟门熟路,焦氏夫妇径直到运城地委信访办公室找老王,恰好老王刚从太原出差回来,他是在太原街头的报栏里看到《山西日报》发表的武桂兰

的信。焦氏夫妇一进门,老王热情招呼道 :

“来了,好,好,快坐 !”

端过两杯热茶。

焦氏夫妇受宠若惊,惶恐地说 :

“别忙,不喝。”

老王道 :

“武医生的读者来信登了报,我在太原看到了。

这一来,更有助于事情的解决。”

焦起周试探地说 :

“王领导,看样子我们的事情眼下还无眉目。”

老王郑重地说道 :

“情况是这样的。你们走后,我就把材料转给地委主要领导,领导批给行署魏守刚副专员解决此事。魏副专员是分管文教卫生的。他对你们的事也很关心,责成

卫生局调查处理。至于卫生局办到何种地步,我不得而知。你们再到地区卫生局打听打听。”

焦氏夫妇起身告辞,临出门时连声道谢。老王说 :

“不用谢,接待群众来信来访是我们的本职工作,我们有责任为受委屈的老百姓说话。”

焦氏夫妇今日运气不错,先前见到的那位副局长正好没有外出,副局长一看到他们便说 :

“你们的材料魏守刚副专员批过来了,地区卫生局领导觉得垣曲县做得有点过头。垣曲县对武桂兰有看法,认为他们的做法是对的,即使有过火行为,属工作中

失误,如果地区不支持他们的工作,今后的事情就不好办。碍于上下级关系,此事颇为棘手。我们想来个冷处理,搞得太急,垣曲也不好下台。”

武桂兰从怀中拿出报纸 :

“《山西日报》……”

副局长知道武桂兰的用意,打断她的话头 :

“报纸我看了,不就是登的你写的信么 ? 刊发读者来信,本身就属于提建议、供讨论参与的性质,报社没有明确表态是对还是错。新闻干预和行政手段是两回事

。新闻可以呼吁、造舆论,引起社会重视,但要根本解决问题,必须依靠各级政府部门去办,新闻单位不可能也不能越俎代疱,是不是这个理 ?”

焦氏夫妇不约而同点点头 :

“嗯,可我们的确是冤枉的。我们搞科研为社会造福没错 !”

副局长笑吟吟地将焦氏大妇送至楼梯口,半是安慰,半是鼓励道 :

“正确的事物往往所受的磨难更多,文化大革命中那么多老干部受迫害,难道都错了 ? 你们要经受住考验,挺起腰杆做人,我想问题终究会解决的,二位要有信

心,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

走出有暖气的楼房,室外寒气袭人。运城的冬天干冷干冷,冻得人难受。运城是盆地,每年四季总有风,只是大小不同而已。这天风不大,但气温低,冻得人鼻

尖发麻,总想流眼泪。焦氏夫妇瑟缩着肩头,在运城街头踟躇。

武桂兰对焦起周说 :

“我觉得心里空空的,好像有啥事情没有办完。”

焦起周将棉大衣领子往上提了提,捂住耳朵,看了一眼武桂兰 :

“咱们心急,希望值大,事情没有结果,心里当然不好受。桂兰,想开点,甭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

武桂兰木木地说 :

“事到如今,想不开也要想开,瞎急只能急出病来。外部环境不顺当,个人的努力等于白搭。”

两个人默默向前走,不再说话。大街上汽车、自行车、行人搅成一团,乱糟糟的,与焦氏夫妇的心情颇有相似之处。再往前走就是百货大楼,焦起周道 :

“走,进去看看。”

武桂兰不情愿地跟在丈夫后头 :

“你身上只有二十块钱,现在东西那么贵,能买个啥 ! 钱花光了,连家都回不去。”

焦起周头也不抬地说 :

“咱们只看不买,售货员总不能挡住不让参观吧!”

焦氏夫妇从一楼转到三楼,只给小女儿焦最芳买了个花手绢,花去三毛钱。出得门来,焦起周看看大挂钟,时间还早,不用在运城过夜,可以搭车回垣曲。

武桂兰欲行又止,焦起周问 :

“怎么啦 ?”

武桂兰拍拍脑袋 :

“不怎么。我是想他们说的那个副专员叫什么名字来着 ? 嗯 ,……“

焦起周先想起来 :

“好像是魏守刚 !”

武桂兰印证道 :

“是,没错。咱们去见见这位大人物怎么样 ?”

焦起周犹豫道 :

“那么大的官,如果登门不给咱好脸看,出人家的门都难。

武桂兰认为焦起周的顾虑是多余的。

“阎王好见,小鬼难缠,豁出去见他一面,大不了训斥几句,咱俩不还嘴就是了。”

焦起周听武桂兰讲得有理,便用商量的口气问 :

“啥时候去专员家合适 ?”

武桂兰想了想道 :

“城里人吃过午饭都要休息,现在去不合适。吃晚饭时咱们去,肯定把专员堵在家里。”

提起吃饭,焦氏夫妇的肚子咕咕叫起来。他们是一大早吃的饭,坐车走路,七八个小时过去,肚里的食物已经消化光了。焦起周摸摸包里自带的馒头,冻得铁硬

铁硬,于是拉着武桂兰吃一块钱一 碗的羊肉泡馍。在运城,羊肉泡馍是最便宜最实惠的小吃。武桂兰想到下午还要办大事,没提怕花钱的茬儿,跟着焦起周找了

家羊肉泡馍馆,坐了进去。小馆子里真暖和,锅子里煮着羊肉,香味四溢,令人馋涎欲滴。焦氏夫妇刚坐好,跑堂的就把大海碗端上来,两人泡上自家带的馍头

,稀里呼噜吃开了。直吃得浑身发热,头上冒汗,说不出有多舒服。武桂兰想,“ 满汉全席”大不了也就这个味 !

焦氏夫妇擦了擦油滋滋的嘴,连打饱嗝,准备付钱。

焦起周一摸口袋,“哎哟”叫了一声。

武桂兰紧张得把心提到嗓子眼上,她已经猜想到发生了什么事,但还是小心地问了一句 :

“咋啦 ?”

焦起周的脸刹时一片灰白 :

“钱呢 ? 二十块钱不见了 !”

武桂兰提醒丈夫 :

“刚才你买手绢放在哪里 ?"

“外衣口袋 !”

“你看你看,五十多岁的人了还不知道操心,钱哪能往外衣口袋放,准是让小偷摸走了 !”

武桂兰不住抱怨,焦起周知道做下瘪事,急得脸上直冒汗。没有二十块钱,意味着晚饭无法吃,家也无法回。十块钱对做生意发了家的大款们来说只抵两个钢崩

儿,对穷困潦倒的焦氏夫妇来说,它是整个儿家当。焦起周把家当丢了,岂能不着急 ?

羊肉泡馍馆老板见这二人嘀嘀咕咕,神色有异,忙过来问发生了什么不愉快的事。焦起周不好意思地说 :

“我们不小心,把钱丢了。”

老板忙问 :

“在这儿 ?”

焦起周道 :

“不是,在百货大楼看衣服,有个年轻人在我身边乱挤,我没留心,没准是在那会儿丢的。”

老板同情地说 :

“运城小偷小摸不少,出门在外可得要留心。三只手专在外地客人身上下手 !”

焦起周红着脸说 :

“师傅,我的钱丢光了,连你的饭钱也掏不起,不过我们常来运城,下次来一定送来。”

老板倒开朗,满不在乎地摆摆手 :

“没关系,没关系,今后若来丢下便是,不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看你俩都是老实人,不像混饭吃的。人嘛,到难处就该帮一把。二位想坐再坐一会,不想坐请

便。”

焦氏夫于运城街头漫无目的地溜达,消磨时间,等着面见专员那一刻。

下班时间到了,街两边人流汇成两条长河,焦氏夫妇打听到魏守刚副专员的家,轻轻叩了叩院门。

“谁呀 ?"

院子里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接着,门打开了。

开门者是魏守刚夫人。

“魏专员在家吗 ?”

“在,刚回来 !”

“我们……”

“请到屋里讲话。”

专员家里已拉开了吃饭架势,馍馍、米汤、菜都在冒热气。魏守刚正准备用晚餐。他迅速扫视两位不速之客。不速之客亦在注视着他。魏守刚中等个头,穿身毕挺的藏青色毛料中山服,长脸,浓眉毛,大眼睛,看上去文质彬彬,又极富工作魄力。这位知识分子出身的领导干部懂得爱惜人才,保护人才,用自己手中尽可能大的权力支持他们从事科研和 创造活动。为此,魏守刚家中不乏教育、卫生、科研领域的座上客。焦氏夫妇与魏守刚初次见面,魏守刚扬了扬浓浓的眉毛,问

道 :

“你们从哪儿来 ?”

武桂兰说 :

“我们是垣曲县的。我叫武桂兰,他是我丈大焦起周。”

魏守刚把他们与脑海中储存的记忆对上号,热情地说道 :

“知道了,来,坐下吃点便饭,边吃边谈。”

“武桂兰撒了个小谎 :

“我们已经在街上吃过了,你快吃 !”

其实,焦氏大妇的肚子此时已开始提意见,中午吃进的羊肉泡馍消化完了。丢了钱,晚饭还不知道在哪里呢 ! 他们是求专员办事的,怎好意思坐下吃饭。

魏守刚似乎已看透焦氏夫妇饿着肚皮 , 硬把他俩拽到桌前 :

“吃过了再少吃点,别客气 ! 我家里没啥好饭,就是馍馍米汤,呶,吃菜呀 !”

饭桌上,武桂兰把他们的遭遇从前到后讲了一遍,魏守刚听得入了神。饭后,他们又坐了一个小时,这才离开。魏守刚明确表态,此事要尽快查清,从速解决,

不能让他们再受窝囊气了。焦氏夫妇听后心里好痛快,出头之日已经不再远了。令他们惊讶的是,一个堂堂的行署专员竟然那么亲切,那么热情,那么善解人意

,与压制和迫害他们的小官员相比,简直是天壤之别。

世界上想不到的事情太多了。

冬日,天黑得早。

焦氏夫妇走出行署大院,笔直的大街上路灯早亮了。水银灯下,有小商小贩在卖香蕉、苹果、桔子 ; 一伙棋瘾极大的中年汉子围着棋盘大战于楚河汉界,啪啪的

棋子敲打声清晰可闻 ; 相依相偎的恋人擦身而过,不是奔电影院便是泡舞厅去了。纵然是中国版图挂不上号的小城市,也比垣曲山里热闹不知多少倍。焦氏夫妇

感触甚深。

武桂兰低声问 :

“还到候车室过夜 ?”

焦起周应了一声 :

“明天回家怎么办 ?”

“不知道 ?”

“坐车没钱,走着回太远 !”

焦起周道 :

“哪能走着回,我一个汉子,就是到火车站向人讨钱,都要让老婆搭车回家。”

武桂兰摇摇头 :

“不,我不能让我男人做那丢人的事 !”

火车站到了。

入口站涌了一堆人,看样子是准备上车。焦起周长吁口气,他们又可以不费力气地找到两个座位,度过漫漫长夜,今天运气不赖。(作者:杜峻晓)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连载二十九: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二十九: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 连载二十七: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二十七: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 连载二十六: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二十六: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 连载二十五: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二十五: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网友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