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

连载三十: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字号+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2021-01-04 我要评论

《山西日报》为民间郎中鸣不平,泼在武桂兰身上的脏水揩干净了 垣曲卫生局将回生膏当伪劣药品焚毁一年后,这件事总算有了结果。1986 年 11 月 4 日,《山西日报》发表了该

《山西日报》为民间郎中鸣不平,泼在武桂兰身上的脏水揩干净了
 
    垣曲卫生局将“回生膏”当“伪劣药品”焚毁一年后,这件事总算有了结果。1986 年 11 月 4 日,《山西日报》发表了该报记者王建民和刘金宝撰写的调查汇报,题为《黄钟不可弃,沙中有真金——为两位民间郎中鸣不平》。 这两位民间郎中,一位是前文曾提及的治疗偏瘫的医生刘书平,另一位便是本文主人公武桂兰。让我们摘引两位记者文章中有关武桂兰的内容,以了解那起冤假错案的真相。
    河东大地,自古名人辈出,不说上古圣贤明君尧、舜、禹,也不说唐宋文化大家王通、王勃、柳宗元、司马光,单是而今的民间,就有那治瘘、治骨髓炎、治偏瘫等诸家名医圣手。他们之中,大多得到人们的理解,国家的支持。
    这里,我们要说的不是这些,而是应该得到理解和扶持、反而屡遭打击的垣曲县下古堆村两位民间医生。一是身怀家传治瘫高术的刘书平,一是创造抗痨新疗法的武桂兰和她的丈夫焦起周。
    关于武桂兰的事,本报去年十月十五日曾刊登过她写的《查禁伪劣药品不能真假不分》的呼吁信。垣曲县卫生局在一份“情况报告”中把这封信说成是“一篇谎言”,并搬出若干法规条款论证武桂兰行医的非法性。事过一年,武桂兰连同刘书平的事,是非曲直究竟如何呢 ?
武桂兰夫妇的“回生膏”
    武桂兰,一个中年妇女,平陆县人。她还不到 20岁时,因患“虚劳”被焦起周治好,一来二去,两人建立了感情,遂结为夫妻。不料,三年后的 1967 年,武桂兰生第二个孩子时,旧病复发了。武桂兰被人用担架从平陆抬到垣曲。开始,她配合丈大运用以前家里收集的民间验方,凭着一股子求生的顽强劲,边医治,边摸索,配制中草药熬着喝,熬膏药贴。为了掌握膏药理想的粘度与软、硬度,她在自己身上试验了不下200次。就这样,终于自治而愈。同时,他们的抗痨“回生膏”也诞生了。武桂兰病成那个样子居然自家治好了,这事一时成了新闻。于是,越来越多的人也找他们看起各种结核病了。武桂兰发奋自学成医,医术逐渐超过了丈夫。
    据运城地区医学科学研究所的《医学情报资料》披露,“回生膏”对西药产生抗药性、对有过敏反应而久治不愈的结核病患者有较好的疗效。据四百个病例的疗效分析,有效率达 98%,显效率也达到 85%。为证实其疗效,我们翻阅了大量病例资料和患者的感谢信,可以毫不夸张地说,“回生膏”名不虚传,是很有研究价值的抗痨新药。
    在我们访问的患者中,有一个运城市的菜农,叫张宗旗。他 1977 年在部队因公伤了右腿, 后又染骨结核,小腿肿得像大腿。当西安一家大医院认为他非截肢不可时,他从一患者口中得知武桂兰夫妇的新疗法,就试用了“回生膏”。 结果 20 天消肿,两个月就扔掉了双拐。过去几年他公费医疗到处求医,花了上万元没治好的顽症,在武桂兰夫妇这里花了几百元,就基本治愈了。
    我们还见到几个已治愈的淋巴结核患者……他们说:“‘回生膏’治淋巴结核效果更好,化脓溃烂的使用,可自合而愈 ; 没化脓的敷用,可自消而散。”我们看到他们一个个长好的伤口,不由得感慨 : 真是小偏方治大病 !
    武桂兰的医术得到了患者的公认和赞许,也得到了地、县科技部门和卫生系统有关领导的重视与支持。经审核,她先后取得了乡村医生证书、行医许可证和营业证书。
两家民间医生多磨难
    按理,武桂兰夫妇和刘书平有这样的一技之长,在人才匮乏的垣曲山区,是应当受到器重的。然而,武桂兰随夫在中条山矿区医院生活时,医院某些人对患者找他们看病、送锦旗十分嫉妒。便以“私开地下医院”的罪名,派人强行扒了武桂兰大妇赖以栖身的菜窖。当时武桂兰下跪求情,还被人踢了一脚。幸而下古堆村的干部群众看中了他们的一技之长,收容了他们,才算有了个安身之处。
    正当武桂兰夫妇在手续完备的情况下行医,并积极整理资料,渴望他们的“回生膏”得到有关部门鉴定之时,垣曲县卫生局的两位领导同志提出让武桂兰夫妇交出配方,并要他们到县医院的药房去配药。武桂兰大妇未应允,谁料,此后他们便遭到了厄运。不久,这个县开展对个体行医者的审查换证工作,卫生局免去了武桂兰的行医资格。去年 8 月上旬,县卫生局组织对伪劣药品自查时,又把武桂兰夫妇的“回生膏”视为假药全部没收。同时,还对她处以五百元的罚款。后运城地区卫生局认可了县卫生局的做法,并开了处罚单,焚毁了“回生膏”。武桂兰夫妇一再申诉,患者为之求情,科研部门为之呼吁,均无效。此时,县卫生局又申请法院强制执行处罚。被逼无奈,武桂兰和焦起周卖掉了家中唯一的一辆自行车,背着干粮袋,流落到运城,求领导,靠朋友,在市商业职工医院找了个落脚之地。
                                                                                    并非实事求是的理由
    查禁伪劣药品,禁止骗子行医,人们是十分拥护的。但对武桂兰夫妇和刘书平的打击,人们百思不解。而县卫生部门的某些同志,却自以为有十分充分的理由。
    其理由之一,根据《药品管理法》规定,“未取得批准文号生产的药品”一律按假药处理。这里,应该首先弄清楚 :“未取得批准文号生产并销售的药品”是对谁而言,是对药厂和个体临床观察的药品而言,如果也包括后者,那不就意味着凡是正在研制中的药品统统都是假药了吗 ? 当时人们都知道,武桂兰和刘书平都不是专门生产和销售药品的,他们自制自用“回生膏”和“再生丸”,得到有关科研部门的支持,并将这两种药列为临床观察药品。对此,卫生部门不会不清楚吧 ?
    其理由之二,是根据《药品管理法》规定,武桂兰、刘书平的药品制剂未向卫生行政部门报送有关资料和样品,未经过批准就进行临床验证,因而所做是违法的。但是,请注意这样一个事实,去年查禁伪劣药品时,《药品管理法》正式实施才一个多月,直至今年三月,省卫生厅才制订了对自制自用药品的个体行医户填表申报的。可去年八月他们就以“未经批准、非法制剂”为由突然没收了武桂兰和刘书平的自制自用药,这合适吗 ?
    其理由之三,武桂兰的草药里有假药、劣药,刘书平的药中有一味是毒药。县卫生部门在武桂兰家中搜查出六两劣砂仁、五两劣杜仲。本应有多少假药就查处多少假药就是了,为什么把研制多年的“回生膏”也视为假药呢 ? 更何况那两味劣药还是从县药材公司购买的。
    卫生部门查禁武桂兰的抗痨新疗法还有一条理由,是说她“乱收乱治”,并列举了两例 : 一例是癌症患者( 实际是结核、胃癌合并患者 ),经武桂兰夫妇治疗后仍然死亡。一例是一骨髓炎患者,经武桂兰夫妇治疗四个月病情依旧。武桂兰的行医证上写的是治淋巴结核,营业证上写的是治各种结核,但有些患者既患结核病又合并肝炎、骨髓炎等症,且主动要求一并施治,这如何谈得上乱收乱治 ? 至于拿那位结核病和癌症合并患者的死亡和骨髓患者的未被治愈来怪罪于武桂兰夫妇,是不是苛求过甚 ? 世界上哪个医院,哪位医生敢保证凡经他们看过的病人便不会死亡 ? 都能百分之百的痊愈 ? 何况,这两位患者在治疗一段后,都给武桂兰夫妇写有感谢信,说用上“回生膏”后症状减轻,后来因“回生膏”被查禁中断治疗,才倒置病情恶化呀!
    县卫生部门不准武桂兰行医,最重要的一条理由是武桂兰无正式户口,去年考核“不合格”。按有关规定,无正式户口这一条确能卡住武桂兰。但这也不能不顾实际情况。武桂兰在垣曲县无记籍,可她在平陆县老家却不是黑户呀 ! 另则,她已随夫居住了 20 年。难道我们执行政策能不考虑这样的事实吗 ? 至于说“考核”,武桂兰的考试分数居全县个体行医者第十六名,为什么名列她之后的还有 20 多位都给换发了行医证,唯独她不合格呢 ?
事情仍未了结
    武桂兰夫妇和刘书平遭到这次意想不到的打击之后,她们的申诉引起运城行署分管文教卫生工作的副专员魏守刚的重视,同时也引起卫生部门有关领导的反感。魏副专员分别写信给行署卫生局和垣曲县委、县政府的负责同志,指出 :“武桂兰夫妇和刘书平大夫利用祖传秘方治结核、治偏瘫有显效,是垣曲医疗事业上的一大优势,应当支持帮助。”遗憾的是,魏副专员的意见未受到重视。垣曲县分管文教卫生工作的一位副县长在一个会上拿着魏副专员的信说,有人拿着领导的信“压”他们。直到去年底今年初,在魏副专员的多次催促下,地区卫生局才派人调查处理。可有人授意调查组负责人 :“可不要把事情弄翻了。”直到今年八月,地区卫生局才退赔了武桂兰、刘书平被没收销毁的药品款,退还了对刘书平的罚款。可是卫生局领导和那位副县长仍然固执已见,一面承认“搞得过了头”,一面又认为在这件事上“没大的失误”。那位副县长还不以为然地对记者说 :“ 查禁伪劣药品,我们抱的就是宁左勿右的态度。”所以,刘书平和武桂兰夫妇的行医问题至今并未得到彻底解决。
    不过,可喜的是,经过这一场风波,运城地区科委、地区医学科学研究所对刘书平和武桂兰更加重视了,行署卫生局有关新任领导和地区医院的一些专家们,也进一步对武桂兰的“回生膏”进行了科学论证。认为此药“经济实用,有明显疗效和实践基础,适用于临床,同意报地区科委科研项目。
    专家们的评议,无疑是对武桂兰夫妇和刘书平的有力支持,是对他们几十年辛勤研究与实践的初步肯定。他们的路要继续走下去还需要付出艰苦的努力,更需要得到有关部门的科学指导与帮助。
    《山西日报》对卫生部门错误对待两位民间郎中的错误做法态度明朗。编辑部在刊发两位记者调查汇报的同时,并配发了旗帜鲜明的评论。评论题为《凡事都不可不讲求实际——析查禁民间验方的教训》。评论全文如下 :
      具有一技之长、一向依法行医的刘书平和武桂兰夫妇,被以“非法行医、制造假药”查处,是件在当地很不得人心的事。尽管这是我们查禁伪劣药品工作中    的美中不足之处,但仍不可轻视。因为它事关卫生部门如何端正地执行有关法规和政策,事关是否有利于挖掘祖国医学遗产,开展多层次医疗工作。所以,很有剖析其教训之必要。
      仅从记者调查的情况看,运城地区和垣曲县的卫生部门中的有关人员,之所以当初执意要查禁抗痨、治瘫两个验方,根本原因是他们缺乏从实际出发的科学态度。
      本来,对于《药品管理法》中的有关规定,卫生部门尚未率先实施,却硬要把未执行的责任强加于两个乡村医生,并以此作为“假药”的定论依据。这,可谓执法不顾实际。
      本来,两个民间郎中在极简陋的条件下,长期从事抗痨、治瘫新疗法的研究的探索,是难能可贵的,理应得到卫生部门的科学指导和帮助。但是,他们总认为这些“土包子”的医疗经验缺乏科学依据,却又不去用心研究,提供指导和帮助,到时候就是“一刀切”了事。这,可谓强调科学性不讲实际。
      本来,刘书平和武桂兰夫妇发挥一技之长,为民除病数十载,治好了那么多患者,且在不少久治不愈的患者身上显示出奇特的疗效,多少人寄书赠旗,对他们感谢不尽。有的同志却不愿正视这个事实,而是专门挑剔。这,可谓他们在看待这两个民间验方的功效上无视实际。
      当然,我们也不苛求于区、县卫生部门,他们那样做也有他们的考虑。但是,在指导思想上如果是像垣曲县那位分管文教卫生工作的副县长所说的“查禁伪劣药品,我们抱的就是宁左勿右的态度”。那就大大失之偏谬了,这恐怕也是他们未能从实际出发的症结。
      民间古方,验方、秘方,来自人民群众同疾病作斗争的实践。凡实践证明有效的医疗方法,都具有其科学性。问题在于怎样发掘、认识、指导,使其升华为科学理论。这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是要花费气力的。在旧中国,有多少身怀秘方绝技的人,由于得不到科学指导,终归不过是行医糊口,潦倒终生,他们的医术也自生自灭,有的埋没失传。而今,我们的医疗卫生界有过去所无法比拟的科学水平和组织能力,如果有组织地开展民间新药新疗法的收集、研究工作,通过考查其临床实践,赋予科学论证,那必将为祖国医学宝库增添无数光彩夺目的瑰宝。今天本报报道两位民间医生的遭遇,如果能有助于对祖国医学遗产的认识和发展,那将使我们感到无限欣慰。
    新闻舆论的干预引起运城地区有关领导的重视。武桂兰所谓的问题得以澄清,泼在这位民间医生身上的脏水揩干净了。焦氏夫妇扬眉吐气,如释重负,刻苦钻研的劲头较前更大,门诊患者量不断增加。焦氏夫妇每天工作十几个小时,仍然精力充沛,不知疲倦。因为呵,他们太钟情于抗痨事业了 !  (作者:杜峻晓)
 

转载请注明出处。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文章
  • 连载三十一: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三十一: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 连载二十九: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二十九: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 连载二十八: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二十八: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 连载二十七: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连载二十七:颂扬两代人献身抗痨事业的纪实文学《奇医神药》

网友点评